兔叽干脆面

绿蚁新醅酒 红泥小火炉

【凯源】冷血动物02-03

【02】
   王源握着门把手,有些呆愣的站在门口。

   他从未见过如此苍白的少年。

   少年瘫坐在门框边,紧紧闭着眼睛。他的头发还粘着些水汽,凌乱的贴在饱满的额头上,嘴唇显出病态的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少年的眉毛皱的紧紧的,像是在忍受巨大的疼痛,纤长的睫毛随着微弱的呼吸微微颤抖,像快要死去的蝶。他的皮肤非常白,像是常年不见阳光的地底生物,青色的血管在白的几近透明的皮肤下很是明显,王源甚至能看见里面流动的血液。

  当然,让王源愣住的原因并不是这些。

  少年的右肩上全是触目惊心的红。血液将衬衫浸透,布料狰狞地蜷缩在伤口旁,周围染上了一圈焦黑——

   那大概是枪伤。

   王源突然有些害怕。浓浓的血腥味将他包裹住,顺着他的鼻腔钻入他的身体。他看着平时只在电视里见过的场景就这样出现在自己面前,有些不知所措。

   ”那个……你还好吧?”王源有些迟疑地开口。

   少年突然睁开了双眼。

   他的眼是血色的。

   一股浓烈的危机感瞬间将王源淹没。他的血液开始沸腾起来,奔腾着想要往外涌,皮肤泛起一层淡淡的粉色,浑身上下的血管都胀痛的难受。

    一只冰冷的手突然揽住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掌轻轻贴上他的颈侧——是那个少年。

   少年刚刚躺着的地方不知何时空无一人,只剩几滴血水。他的左手揽住王源,胸膛紧紧贴着王源的后背,右手有些艰难的抬起,拇指缓缓地抚摸着王源的颈侧。他的手掌没有一点儿温度,像具凉透的尸体。

   王源被他摸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脖颈有些颤抖。突然间,他好像感觉到有什么湿湿软软而又滚烫无比的东西扫上他的颈侧,一下一下地来回磨蹭。那触感,有点像是他家嘟嘟的舌头。

   等等,舌头?!

   王源一个大写的目瞪口呆,就连浓浓的恐惧也减轻了不少。

   卧槽老子不是吃的也不是妹子!住嘴!

   王源开始挣扎起来,手肘用力向后击去,脚下也不停踹着。少年还在舔舐着,他的舌尖不像手掌那样冰凉,反而滚烫无比,一下一下,轻轻扫过那块透出粉色的皮肤。少年的手从他的左臂环到了右肩,手劲出乎意料的大,像锁链般将王源死死箍在怀里。王源的奋力挣扎根本没有给他带来一点影响,那重重的击打仿佛全然落在坚硬的墙上一般,毫无用处。

   ”我想要你的血。”

   少年的声音在王源耳边炸开,低沉而又有磁性,像个小低音炮。他的唇因为说话而开开合合,苍白的唇瓣擦过王源的脖颈,让王源的耳朵像是煮熟了一般通红。

   他想要我的血?王源一脸懵比的想着,联想起少年的一系列举动,脑中渐渐浮现出自带鲜血特效的三个大字——吸血鬼。

    此时的王源大脑出乎意料的平静。他停下了挣扎,脑子飞快的运转着。他外表看起来大大咧咧,心思实际上比谁都细腻敏感,平常一点小事他都会咋咋呼呼起来,像只炸毛的猫。可一旦遇上大事,他反而会整个人都镇定下来,毫无紧张与慌乱。

   很显然,遇见一个中了枪浑身是血力气大得不正常还要放他血的boy绝对是件大事。王源不安了一整天的心在最初的恐惧并发现无法反抗后便神奇的放松下来,大脑平静快速的运转,甚至还有心思吐槽。所以当他感到脖颈一痛时,并没有什么慌乱感。

   温热的血液心在飞快的流失,凉意从脖颈疼痛的地方开始,沿着血管蔓延开来。指尖开始变得冰凉,王源的视线渐渐模糊,变黑,尖锐的耳鸣在他脑海中炸开,仿佛能将耳膜刺破。

   要死了吗?

   王源慢慢闭上眼睛。

【03】
   王源再次睁开眼时,视线所触及的是一片白晃晃的天花板。他躺在卧室的大床上,身上盖着一层薄薄的毯子。

   原来我还没死啊,王源有些无所谓的想着。他伸手摸了摸脖子,在本该是咬痕或齿洞的地方摸到了一块创口贴。

   还算有点良心。

   夜幕早已降临。房间里并没有开灯,厚重的窗帘也被拉上,一片昏暗混沌,和王源现在的大脑一样。耳鸣还没有消失,头脑昏昏沉沉的,四肢没有力气,冰凉的手脚在被子里窝了一觉也仍旧没有回暖。

   真是个黑色星期六。王源翻了个白眼,使劲甩了甩脑袋,想把耳边的轰鸣甩开。

   ”你醒了?”

   少年低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房间里一片漆黑,少年却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从容地绕过家具和杂物,走到床前。

   ”你没事吧?”

   虽然有些不合时宜,但王源脑海还是浮现出了杨幂的脸,以及那颗神TM梅。

   啧,我的脑回路真是神奇。

   ”不好意思,我饿太久了,一不小心就喝多了。你先躺会,我帮你煮点吃的。”

   虽然看不清少年的表情,可王源还是被那自来熟的语气给狠狠噎了一下。

   ”喂你等等!”给我解释一下欧凯?

   ”王源儿,我叫Karry。”Karry的身影停了下来。

   他的声音低沉又有磁性,王源的名字在他嘴里绕了个圈,再带了个若有若无的儿化音,虽然也有朋友这样叫他,但Karry好像和他们都不一样。他好像将那三个字咬碎融化,品尝了之后再缓缓吐出来,苏的王源头皮发麻。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可以这么好听。

   等等,话题好像跑偏了。

   ”那好,Karry。”王源扯了扯刘海。”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还有,我脖子上的洞和喝·多·了,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王源的声音本就清澈好听,像炎热里的一片薄荷。此时他放缓了语速,一字一句的说着,像是敲击玉盘的珍珠,更加的清脆,笃定。

   ”好,那我给你解释一下。”

   模模糊糊中,王源看见两点红色亮起,在黑暗中显得那样刺眼,炙热。

   那是一双不属于人类的眼。

   tbc.
———————————————————————

终于变稍微粗长了23333
很快就能到没羞没躁的日♂常生活了

评论
热度(14)

© 兔叽干脆面 | Powered by LOFTER